尋訪革命烈士沈軍付

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不卡的在线av网站,不卡的av日本影片在线

人民日報客戶端截圖 (圖片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喂,您好,請問是宋河鎮組織辦嗎?我是宋河籍革命烈士沈軍付的曾孫女,現在西南政法大學工作,我們學院正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我想了解一下沈軍付參加革命以及英勇犧牲的情況。”

  五月初,一個陌生的電話打到了宋河鎮。為了滿足烈士后代的心愿,也是告慰烈士的在天之靈,同時通過挖掘身邊的紅色歷史,更好的推進黨史學習教育,宋河鎮黨委立刻安排專人進行尋訪革命烈士沈軍付活動。

尋訪烈士沈軍付 (圖片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中華英烈網”對沈軍付記載較為簡略,只有四點信息:生于1903年5月、湖北省荊門市京山市、中共黨員、生前職務為團長。而重要的立功情況則標注為“不詳”。

  于是,尋訪小組決定先到沈軍付烈士的出生地現場走訪。在芭蕉寺村黨支部書記程剛的帶領下,尋訪小組來到沈軍付烈士的出生地——宋河鎮芭蕉寺村六組一個叫“劉關”的小村莊。

  塆子不大,住著十多戶人家。目前只有幾位老人住在塆子里。沈軍付家大門緊閉,烈士的后代有的在外地工作,有的在經營店鋪。其中就有給宋河鎮組織辦打電話、目前在重慶西南政法大學任教的沈軍付的曾孫女沈艾娥。

  在芭蕉寺村,尋訪小組找到許多村里的老人。他們說沈軍付的遺骸,今年已經被烈士的后人遷葬到京山烈士陵園。村里的老人把我們帶到當年安葬烈士的墳前,你一言我一語,向尋訪小組講述他們從老一輩人口中得知的有關沈軍付參加革命以及英勇犧牲的故事。

  “我聽老一輩人說,沈軍付在當時宋河區委書記劉佑均的影響和帶領下,于1938年參加革命,任抗日十人團團長。在一次秘密會議中,因叛徒出賣,沈軍付幫劉佑均和1名戰友翻墻逃走,幫戰友劉正富躲進牛欄的牛糞底下。沈軍付來不及逃走,只得躲在一柜子后面的夾層里,后被搜出。沈軍付和劉正富當場被敵人捉住。”

  “我聽我父親說,沈軍付和劉正富被抓住后,敵人把兩人帶到離沈家不遠的一個山沖里,嚴刑拷打。”

尋訪烈士沈軍付 (圖片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我的爺爺告訴我,沈軍付和劉正富被整整折磨了一夜,但他死活不開口,敵人沒有辦法,將他們帶到宋河鎮石人山村一個叫洞沖王家坡的地方,威逼利誘,見他們不肯就范,就將他們分別活埋在深坑中,用大石頭壓在他們身上,僅留頭部在外,并誘勸他——只要他交出上級組織及同志,就可以立刻得到釋放。然而,沈軍付和劉正富始終不為所動,經過三天三夜的折磨,最后壯烈犧牲。”

  “沈軍付和劉正富都是我們芭蕉寺的人,劉佑均也是芭蕉寺的,當年他們出生入死搞革命。他們都是我們芭蕉寺的驕傲。”

  走訪沈軍付的外孫吳先生時,吳先生說:“我母親叫沈繼英,是沈軍付的女兒。母親親口告訴我,她父親沈軍付犧牲時才37歲,參加抗日革命,曾擔任抗日十人團團長。在1940年5、6月間,沈軍付與劉佑均、劉正富等四位革命黨人,在商討下一步軍事行動時,因叛徒告密,當時任宋河聯保主任、國民黨六縱隊副司令楊芝茂派手下前來抓人。敵人活埋沈軍付后,不準沈家收尸,沒有辦法,過了十來天,等敵人走了,沈家人半夜里偷偷將沈軍付的遺骸運回來,當時尸體已經腐爛,只得安葬在一處田埂附近,等宋河解放后遷葬到沈家老屋后面的竹林里。”

  在宋河鎮城中路“美之源”化妝城,拜訪沈軍付的親曾孫女沈艾芳時,沈艾芳心情沉重地說:“沈軍付是我的曾祖父,當年參加地下黨,為革命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在我曾祖父的影響下,我的同族叔祖沈正舉也加入抗日十人團,后參加新四軍,擔任連長一職,1945年在對日作戰中犧牲……我曾祖父犧牲后,留下一雙兒女,分別是我祖父沈鵬程和我姑婆沈繼英。2021年,市民政局建議我們將我曾祖父沈軍付的遺骸遷至京山烈士陵園,供子孫后代永久紀念和緬懷。”

  后來,尋訪小組查閱1981年湖北省京山縣人民政府通過采訪鄉鄰民眾而記錄的《烈士英名錄》,看到對沈軍付犧牲做了這樣的記載:(沈軍付)“被捕后,受盡了敵人的嚴刑拷打,滿身是傷,可他始終沒有出賣組織和同志,反而義正辭嚴地痛斥敵人說:你們只能殘殺我的肉身,卻動搖不了我為人類奮斗到底的雄心壯志。革命一定勝利,民族一定要解放,敵人一定會失敗。”

  1970年左右,宋河鎮曾組織專班,對大革命以來,堅持戰斗在宋河地區的地下黨情況作了一個搶救性資料收集和整理。可能是由于時過境遷,將“沈軍付”的名字誤寫作“沈軍富”。

  當年從事專案目前仍健在的老干部回憶說,因核對沈軍付的有關情況,當年曾拜訪過在宋河地區長期領導和堅持革命活動的王家吉、劉佑均和李有為等人。記得他們都先后談到過沈軍付參加革命的情況。

  劉佑均說沈軍付魁梧高大,一表人才,為了革命,他不惜拋家別子,表現英勇,可惜后來被叛徒左朝陽出賣。當楊芝茂派人抓他們時,沈軍付一定要劉佑均先翻墻逃走,自己來不及躲避,和躲在牛糞底下的劉正富一起被敵人抓住,堅貞不屈,慘遭活埋。直到1943年,宋河區委組織“鋤奸隊”,才將當年出賣沈軍付的叛徒左朝陽捉拿歸案,在龍王鄉將其鎮壓。

  根據湖北省京山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的現有檔案記載,沈軍付“在抗日活動和游擊戰斗中表現得特別勇敢頑強,多次受到組織上的獎勵”。

  新修的《宋河鎮志》里,關于沈軍付的故事有這樣的記載:“1939年冬,駐宋河鎮日軍借發‘良民證’之機,敲詐老百姓,要每個保(相當于每個村)出5石大米,全區40多個保,合計要出幾萬斤大米。于是,宋河鎮抗日十人團分頭工作,設計了抗糧方法。‘送糧’那天,抗日十人團成員埋伏在離宋河鎮不遠的石廟鐵匠棚,‘送糧’群眾快走到鐵匠棚時,埋伏在這里的抗十團成員朝天放了一槍,‘送糧’群眾聞聲四散,日軍沒有得到一粒糧食。中共京北縣委(當時宋河鎮隸屬于京北縣委領導)稱贊這場巧妙的抗糧斗爭,是‘一粒子彈換回了幾萬斤糧食’。沈軍付當時和宋河地下黨領導人顧蓋柏、李有為等,領導、指揮并參與了這場斗爭。”

  尋訪過程歷時一周。當有關資料傳給烈士后代沈艾娥時,她連聲對家鄉政府表示感謝。